ag真人,ag真人游戏,ag真人娱乐

  • <tr id='vhg7p4t'><strong id='vhg7p4t'></strong><small id='vhg7p4t'></small><button id='vhg7p4t'></button><li id='vhg7p4t'><noscript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/big><dt id='vhg7p4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hg7p4t'><option id='vhg7p4t'><table id='vhg7p4t'><blockquote id='vhg7p4t'><tbody id='vhg7p4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hg7p4t'></u><kbd id='vhg7p4t'><kbd id='vhg7p4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hg7p4t'><strong id='vhg7p4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hg7p4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hg7p4t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hg7p4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hg7p4t'><em id='vhg7p4t'></em><td id='vhg7p4t'><div id='vhg7p4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/big><legend id='vhg7p4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hg7p4t'><div id='vhg7p4t'><ins id='vhg7p4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hg7p4t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hg7p4t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hg7p4t'><q id='vhg7p4t'><noscript id='vhg7p4t'></noscript><dt id='vhg7p4t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hg7p4t'><i id='vhg7p4t'></i>
                邮箱: @ 密码:
                >> 历史回眸 >> 资料文库
                白学军:潘菽对中国科学心理学理论体系的贡献及启示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7-08-02 来源:九三学社中央宣传部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、、 【颜色: 浏览量: ...
                首先,潘菽先生作为中国老一辈心理学家,与其他心理学家一道远赴美国系统学习科学心理学。回国后,结合中国社会发展实际,坚持以辩证唯物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原理为指导,创建中国科学心理学院系和科研院所,为中国心理学事业繁荣与发展奠定了坚实思想理论基础、人才基础和科学研究基础。 其次,潘菽先生是我国心理学会领导者。他参与筹建和领导中国心理学工作者最大学术组织——中国心理学会和中科院心理研究所。他明确指出,中国心理学必须走自己的路,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科学心理学,更好地为我国社会主义事业服务。中国心理学事业近30年里取得了、重大成就,2004年成功举办国际心理学大会,2020年还将举办国际应用心理学大会,中国心理学家在国际上发表的科学论文已跃居世界前列。在国内,中国心理学工作者积极投身我国经济社会发展,在航天员选拔方面,在汶川地震、舟曲地质灾害、天津8.12大爆炸等一系列灾害中,用自己的工作赢得全社会的尊重和认可。人民群众越来越认识到心理健康、心理素质的重要性,心理和谐是社会和谐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心安则国安,国家的强大必须要有国民综合素质的提升,特别是心理素质的提升。 第三,中国心理学的发展必须坚持理论与实验的辩证运动。潘先生在为汉译学术名著《心理学体系与理论》一书序言中明确指出:“任何科学发展就科学本身而言,是理论与实践的辩证运动,理论与实验缺一不可。但是,近代心理学是以实验为基础,才摆脱了思辨哲学的束缚而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科学,因而在历史上曾形成一种强调实验的传统。到20世纪中期,随着各个分支领域实验研究的蓬勃开展,其中一大部分是应用研究,在心理学研究者中便出现了偏重实验而忽视理论的倾向。”潘先生上述语重心长的话,对于中国心理学事业的发展至今仍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。中国心理学工作者需要更加系统深入研究创建具有中国文化特色、中国气派、中国话语的心理学理论,为人类对自身的认识作出中华民族应有的贡献。 潘先生一生做到了与时俱进,与中国共产党人肝胆与共,坚持跟党走,始终关心中华民族生死存亡,努力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做工作。他主持编写的教育心理学著作,是新中国第一本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的教科书,坚持理论与实验相结合,为中国心理学工作树立了榜样。他主持编纂的大型科普著作《人类的智能》一书,用图文并茂的方式向大众宣传心理学知识,表明他心中一直有人民,一直有学生,一直有科学强国的梦想。 潘先生一生努力向上,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,并将其视为中国心理学的命根子;坚持心理学研究要结合中国社会发展实际,把心理学研究开展在中国大地上;坚持古为今用,批判地吸收一切中华文明的精髓;坚持洋为中用,博采众长,吸收西方心理学中有价值的东西,既不自大,也不自卑,坚持走中国特色科学心理学之路,为中国心理学开创了新的道路。(本文系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、天津师范大学教授白学军在纪念潘菽先生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。题目为编者所加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