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g真人,ag真人游戏,ag真人娱乐

  • <tr id='vhg7p4t'><strong id='vhg7p4t'></strong><small id='vhg7p4t'></small><button id='vhg7p4t'></button><li id='vhg7p4t'><noscript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/big><dt id='vhg7p4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hg7p4t'><option id='vhg7p4t'><table id='vhg7p4t'><blockquote id='vhg7p4t'><tbody id='vhg7p4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hg7p4t'></u><kbd id='vhg7p4t'><kbd id='vhg7p4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hg7p4t'><strong id='vhg7p4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hg7p4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hg7p4t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hg7p4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hg7p4t'><em id='vhg7p4t'></em><td id='vhg7p4t'><div id='vhg7p4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big id='vhg7p4t'></big><legend id='vhg7p4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hg7p4t'><div id='vhg7p4t'><ins id='vhg7p4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hg7p4t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hg7p4t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hg7p4t'><q id='vhg7p4t'><noscript id='vhg7p4t'></noscript><dt id='vhg7p4t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hg7p4t'><i id='vhg7p4t'></i>
                邮箱: @ 密码:
                >> 德赛论坛
                “厚积薄发”与“吹糠见米”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8-07-26 来源:九三学社重庆市委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、、 【颜色: 浏览量: ...
                不论何国何人,只要做出对人类有益贡献的,我们都应当由衷地感到高兴。前不久,看到一篇言之凿凿的文章,说日本从2000年开始,17年竟有17人获“诺贝尔奖”,反观我们呢?!欲答此问,倘若抛开其他一些泛政治化、泛意识形态化的刻意延伸,那么还是有非常值得研究与讨论的空间。 本文只想讨论一个问题,即:对自然科学研究,到底是指望“厚积薄发”?还是“吹糠见米”?这是一个如何看待自然科学研究以及如何评价、怎样评价其成果的规律性问题。 说老实话,笔者也算“滥竽充数”地从事过几十年的遗传育种研究,虽多有“小成绩”,但才疏学浅没有“大成果”。但就这样,在下也十分鄙视时下我国一些科研工作者那种才搞了点科研课题,就迫不及待地期盼“吹糠见米”式之“成果喧嚣”与虚张声势之“专家作派”:实验(试验)可以应付、数据可以编造、论文可以下载、成果可以靠“金戈戈”搞掂鉴定、论文可以靠大把版面费发表……尤其是时下一些媒体,在宣传一些科研成果的报道中,动不动就大言不惭地冠以“‘诺奖级’论文”、“‘诺奖级’成果”(不信,你去报纸、网络查查)!不啻是对谋求“短平快”出科研成果的浮躁推波助澜。哇噻,搞了一辈子科研,如今才知晓居然有什么“诺奖级论文”、“诺奖级成果”?!让人立马本能地作出“大不以为然”和“嗤之以鼻”的条件反射!试问,如果其人其文没有得到“诺奖”呢?叫那些被你宣传的“科学家”情何以堪?岂不是开“国际玩笑”、丢脸丢大了!再说,你去问问屠呦呦:四十多年前,你是不是为着“诺奖”去研究青蒿素?得到的答复,绝对会恰恰相反。 可以肯定:世上没有一个“诺奖”得主一开始就奔着“诺奖”而去!因为,正二八经的科研工作者,都知道虚妄浮躁、急功近利才是成功的最大“绊脚石”。 所以,搞科学研究,“吹糠见米”那一套是没“戏”的,也是断然没有出息的。科学研究的内在规律与根蒂就在于“厚积薄发”四个字。 “厚积”也者,就是指日复一日、年复一年地大量地、充分集腋成裘、聚沙成塔般地积蓄;“薄发”也者,许是“能量”积蓄到了一定“量”才会发生的“质”变,哪怕只是少量地、慢慢地释放出来,才成就“诺奖”范儿!如此这般,多多积蓄、缓缓放出,这一“缓”不打紧,往往是以十数年、数十年从长计议的。屠呦呦获“诺贝尔奖”,奖的是她四十多年前的工作。“诺贝尔奖”就是这个“德性”:“奖”的就是这个通过业内众多同行用时间、用实践反复检验、证明出来的成果!没有漫漫岁月的“厚积”、却要想“薄发”,一边呆着!想“一锄头挖个金娃娃”、三拳两脚得个大成果、三年两载就得个“诺贝尔奖”什么的,痴人说梦去吧! 古代文人都知道:“板凳要坐十年冷,文章不写半句空”。搞现代自然科学的人,更是要有大量的、可重复的实验(试验)研究做支撑,没这“冷坐”的硬功夫,断然一事无成;一时得逞,迟早露马脚! 好在,我国早在改革开放伊始,邓小平就提出了“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”的著名论断。四十余年来,国家对教育、科学、技术的投入不断加大,科技工作者爱国热情不断高涨。从而,科学前沿领域、高新技术工程,重大创新、创造不断喷簿而出:上太空、下深海、超级计算机、杂交水稻、量子卫星、FSST……“小胜”年年有,“捷报”频频传。正是:“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 ”。“厚积”已然,“薄发”将至。 话说转来,“诺贝尔奖”的滞后评奖理念与做法,真值得我们学习、借鉴、“拿来”推广应用。对任何科研成果,都得有意把它“放一放”、“冷落”下来、“沉淀”一段时间“以观后效”:基础研究成果,让人重复,经受验证;应用技术成果,助它推广,验证实效……从而,使它们立得起、站得住、用得好、推得广。正是釜底抽薪断了那些“吹糠见米”急功近利的念想,百利而无一害!(徐宗俦)